中国军表试水民用市场

 行业动态     |      2019-04-01 07:30

  北斗授时表的主要研发者李斌。在过去一年里,为了解决北斗授时表的技术难题,李斌每天花费在“手表”上的时间超过10小时。现在他又有了新任务:这款“中国军表”如何转型征战民用消费市场

  2011年4月28日,一款名为北斗授时表的手表正式通过了总参测绘局和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总公司联合主办的军用标准时间表鉴定会,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款中国军表

  随着5月中下旬央视新闻联播、《解放军报》等媒体的报道披露,一个未来十年市场规模预估将超过4000亿元的北斗卫星导航产业,也被这只小小的北斗授时表拉开了帷幕

  何谓军用标准时间表,北斗授时又是什么功能?作为中国军表,北斗授时表又是一只什么样的手表

  坐落在成都高新西区新业路88号的成都天奥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是隶属于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十研究所控股的高科技企业

  成立7年以来,因为拥有时间编码/解码、传输、比对、高精度测量和修正及时间同步等多项核心技术,这家公司一直做着与时间安全有关的生意,其客户也大都是国防、航天、通信、电力等国计民生领域

  2009年12月,主席签署命令,于2010年正式执行《中国人民解放军标准时间管理规定》时,天奥电子的管理层意识到,在还有不少官兵通过电视屏幕上播发的时间信息完成对时的当下,研发出一款纯粹使用自主科技──北斗二代卫星导航系统,来进行标准时间授时的手表,将对国防安全有着重大的意义

  从1980年代开始,为大众提供高精度授时和时间服务的无线授时手表,成为了继机械表、石英表之后的新一代计时器。最为常见的代表产品有电波表(长波)和卫星授时表,它分别对应两种不同的无线传输方式

  就电波表而言,中国是继德国、英国、日本、美国之后第五个拥有电波表技术的国家,不过电波表相比卫星导航系统授时的方式,在覆盖范围和时间精度上均有着明显不足

  中国目前发展的北斗二代卫星导航系统,根据发展规划将在2020年全部建成,2011年已能覆盖中国及周边地区。因此,采用北斗卫星授时的手表除授时精度更高外,在使用地域和方法上也会更加广阔和灵活

  在主动与军方多次交流,评估军用时间安全以及军表的功能需求后,2010年3月,天奥电子成立了研发北斗授时表的项目组,要将自己最精通的北斗授时技术,植入到方寸大小的一只手表中,立志让中国人使用上中国人自己的时间

  除了一个手掌大小的卫星接收模组,军方还给这块手表提出诸多要求,听上去就像007电影里的秘密武器:不但要有指针显示,还要有数字显示,因为要用于野外,手表必须能够显示气压、温度、高度、还有指南针、倒计时、以及闹钟等等

  这些统统都要被塞进直径47毫米,厚度17毫米的表壳里,此外考虑到战时因素,这块手表还必须能正常使用三个月,因此一块6.5克锂电池也被加进来

  天奥电子的工程师们,将这些所有可能的需求都列在一张清单上,每个配件都有了,但要全部装成一块表就难了。这不像搭积木,我们需要的元器件都不是标准化的,都需要重新设计,如何组装搭配也得由我们自己研究拿出方案。项目组的李斌回忆说

  李斌原本就是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十研究所的研究员,一直负责公司时统产品的研发。公司交给他的任务,在他看来存在着一个很难调和的矛盾,手表体积空间有限,不但要塞进众多电子配件,还要安装进一块电池。电池小了,达不到要求;电池大了,手表也要跟着变大,最终同样也达不到要求

  李斌没有制造手表的经验,市场上也没有可供参考的可长时间供电(大于90天)的卫星授时手表。在过去的一年,为了整合这些需求,李斌平均每天花费在手表上的时间就高达10小时左右

  这个过程让人焦头烂额,有几个月我们一直在寻找不同领域的合作伙伴。仅仅是在寻找天线部分的材料和形状的设计上,必须反复进行仿真、测试和联调。最终设计的天线还不能因为放置在金属手表中而影响到对北斗信号的接收效果

  项目组最后拿出的方案是,尽量缩小北斗技术模组电路板的面积,加强电源管理,在方案中通过采用特殊的方法实现快速授时,尽可能缩短北斗授时的时间,同时将天线点位的,这也是为了最大限度便于使用

  想出了解决方案,项目组也只不过完成了这个复杂工程的第一步,接下来他们还必须找到一家手表厂商为他们生产

  集合这么多的功能,还要能达到防水50米的要求,还得兼顾电路板,以及一块200平方毫米的天线部件,这让北斗授时表在生产上也必须具备良好的工艺

  集合这些功能,整块手表的生产难度可不止翻了三倍,在我们之前,世界上并没有生产出这么复杂手表的先例。李斌没想到,千辛万苦提出解决方案,却发现找不到实施方案的合作伙伴

  最初,项目组带着方案,找到几家著名手表生产厂家沟通,但结果都是对方傻眼了,他们表示自己做不出天奥电子所设想的这块手表。后来历经多方选择,天奥才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生产厂商

  几个月后,当北斗授时表正式问世后,所有的投入平均下来,其一块手表的出厂价最低也要4500元。尽管有军方的订单保障,但在手表酝酿过程中,我们就考虑过投放到民用市场上。只是偏高的价格让我们摸不准,哪类人群适合消费北斗授时表呢?天奥电子市场部副经理钟彦担心,这个相对偏高的成本会影响到民用市场的销售

  数据显示,到2008年,仅仅卡西欧公司一家在日本市场销售电波表累计达540万只。但据深圳钟表协会秘书长朱舜华的计算,在中国,电波钟表普及率连百分之零点几都谈不上。最低两三千元起的售价,正是造成中国电波表销售不畅的原因之一。另外,电波表受到长波发播体制的限制,在幅员辽阔的中国并不能很好覆盖全国

  钟彦认为这样的市场环境,也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好处,那就是他们的北斗表在高端精确授时领域,能给消费者提供另一种选择。只是这个相对偏高的售价,肯定只有少部分消费者能够承担。这种局面让钟彦能够想象的用户群是非常狭窄

  今年5月,随着央视和其他媒体先后报道中国首款军用标准时间表通过军地专家联合鉴定的新闻,天奥竟然接到了不少军迷以及驴友打电话到公司查问,这款表何时能够上市?在什么地方可以买到?这让我们大吃一惊,没想到产品尚未上市就获得了这么多人关注。天奥电子最早不过抱有尝试在民用市场上进行一些投放,现在看来,对授时精准的认同,对中国时间的安全认同,也许会让民用市场呈现出非常广阔的一面

  天奥电子认为民用市场的空间很大,必须进入民用市场。就像瑞士军刀,民用消费市场远远高于军队,手表与瑞士军刀一样,军用民用功能实质差不多,未来民用肯定将占大头。主管市场的副总陈斌忍不住憧憬说

  但要开拓民用消费市场并不容易,陈斌同公司其他高管一样,原本都是理科出身的工程师或者研究员,真正做过民用市场的销售人员在天奥非常少。而且一直以来,天奥都是将产品直接供货给部队,而这次要将完整的消费品卖给个人,天奥没有经验,他们必须学习

  为此,7月13日,天奥邀请了北京一家销售公司为他们出谋划策,陈斌以及公司其他管理人员同对方开了一天的会,对于未来我们该如何销售北斗手表,我们还需要进行很多学习。他说道

  稍早前,这家北京公司曾在微博上为北斗授时表做过一番调查。9款颜色各异的型号一一贴在网上,让网友投票选择最喜欢的型号,结果一款纯黄色受到了最多人的赞扬。陈斌说,这是天奥后来针对北斗授时表民用化的设计,除了黄色,他们设计了商务型的纯黑色、蓝色以及银色,这些型号的风格都明显有别于军绿色的军队款式

  以前我们不用考虑个人消费者的实际体验,未来这将是我们最大的课题。现在,陈斌已经接受北京销售公司的建议,在新浪上开设了北斗授时表的官方微博,希望借助新媒体同众多军迷及驴友们互动

  对于一家国字号的军工企业而言,这是从未有过的尝试。钟彦说未来他们希望获得更多消费者的反馈,这些反馈也都会成为下一代北斗授时表的改进设计。事实上,这也是天奥未来最希望得到的答案,使用者最希望北斗授时表拥有哪些功能?还有什么功能可以加进来或者放大

  无论是美国的Garmin,或者日本电波表巨头卡西欧,在手表领域都建立了自己的品牌形象和渠道优势,而且他们款式众多,价格也比北斗授时表更有优势。我非常喜欢网上看到北斗手表,很有军人气质,但除了颜色不同,我体会不到发布的9款型号有何不同?一直关注北斗手表的西安军迷张果,认为这是最大遗憾

  张果从5月就一直在网络上关注北斗授时表的信息,他在微博也留言喜欢黄色,但打探到手表价格后,他也在担心,如果不是因为中国军表,仅从性价比角度考虑,北斗真的比其他高端GPS手表或者电波表优秀吗

  我们知道我们的价值,北斗授时表,守护的是中国时间的安全!我们也知道自己的缺点,未来我们还会加强网络式体验营销,特别强调北斗授时表守护中国时间的概念,从而与其他手表从品牌上更好区分开来。陈斌在当天的会议中,同意了北京销售公司的建议,他们未来会同军方某单位合作,共同经营北斗授时表的官方网站

  未来,在这个网站上,不仅有更详细的产品介绍,提供产品的3D体验,开通用户提供组件的DIY订制,还会提供授时服务,网民通过网络接入网站后,就可通过网络的时间服务器,让计算机接收到北斗卫星的时间,从而做到随时对时

  现在,李斌又接到了一项新任务,他要将天线设计成环形,这样就能感应器放置到表壳内,从而大大减少手表体积,增强配戴者的舒适感

  我们还会加入定位功能,当然我们也会开发功能精简价格相对较低的北斗手表,以覆盖更多消费者。面对今年8月就将开始发售的民用市场,李斌颇有信心



相关推荐: